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用学 >

语言学前沿研究动态(2016年第1期)----句法语义学与语用学部分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语用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本期与句法语义学与语用学相关研究共有8篇,其中《世界汉语教学》刊登如下5篇:《汉语第一人称施事被动句的类型学意义》(杉村博文),《汉语否定句全量宾语的语义解读》(白鸽、刘丹青),《“都”的语义与语用解释》(吴平、莫愁)。《论汉语数量组合的成分完整性》一文指出目前生成语言学界很多学者提出汉语数量组合并非一个句法短语,而是量词与名词构成一个句法成分,形成右分支结构(如[三[本书]]),也有研究认为汉语中数量名短语根据量词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分支结构(如[三斤[鱼]]与[三[个人]])。《汉语地点直示成分在句法结构中的表现》一文以现代汉语中的地点直示现象为讨论对象,重点集中在“这里/那里”、“这儿/那儿”、“这边/那边”六个地点直示成分在不同句法环境中的语义和句法限制,是跨句法语义研究与语用研究的又一次尝试。

  2016年第1期语言学主要刊物中[1],包括语音学相关文章4篇,词汇学相关文章4篇,句法语义学相关文章7篇,语用学相关文章1篇,历史语言学相关文章2篇,文字训诂学相关文章2篇,方言语音相关文章7篇,方言词汇相关文章5篇,方言语法相关文章4篇,国际汉语教育及二语习得方面文章4篇,其他分支学科及书评4篇。

  本期与句法语义学与语用学相关研究共有8篇,其中《世界汉语教学》刊登如下5篇:《汉语第一人称施事被动句的类型学意义》(杉村博文),《汉语否定句全量宾语的语义解读》(白鸽、刘丹青),《“都”的语义与语用解释》(吴平、莫愁),《“了2”对事件的存在量化及标记事件焦点的功能》(黄瓒辉),《汉语地点直示成分在句法结构中的表现》(刘探宙);《当代语言学》刊登如下两篇:《论汉语数量组合的成分完整性》(贺川生),《从生成整体论的角度看语言结构的生成与分析》(任鹰);《中国语文》刊登如下一篇:《从互动交际的视角看让步类同语式评价立场的表达》(乐耀)。

  《汉语第一人称施事被动句的类型学意义》一文以汉语的“长被动句”(该文将其定义为用被动标记词“被、叫、让、给”将施事论元引进句中的被动句)为主要讨论对象,探讨长被动句如何与类型学中的“话题性等级”协调互动。话题性等级所谈论的情况主要是无标情况下主语、宾语和间接格状语在主动句中的优先序列问题,这一序列倾向在汉语被动句中如何体现至今还未引起学界足够重视。该文以此为切入点,指出汉语长被动句中,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之所以可以跳脱话题性等级,降格为间接格状语,其背后一定具有很强的功能动因和语义动因。文章最后指出汉藏语介词型被动句在叙事功能和语义扩展性上都有别于其他语言的被动句,值得进一步从认知类型学角度探讨。

  《汉语否定句全量宾语的语义解读》一文探讨的对象是汉语否定句全量宾语的语义解读问题。文章指出全量否定(如“那次勘察,他没放过所有角落”)在汉语中的特殊表现一直以来为学界所忽视,“否定词+全量肯定词”在跨语言范围内被认为只表达部分量,而汉语中既可表达部分量(如“那场比赛,我们没派出所有主力”),也可以表达全量否定,具有两种语义解读。经过数据统计分析,文章指出汉语否定句全量宾语的实际语义解读受到全称肯定词的取值、否定词的取值、核心谓语的语义类型及否定词前特定副词的有无等因素影响。

  《“都”的语义与语用解释》从语义和语用两个层面对“都”的性质做出考察。“都”一直以来都是学界争论的热点之一,至今仍缺少具说服力的统一解释,该研究则是对“都”的语义一致性刻画所做的一种尝试。文章指出“都”本质上是集合间的算子,其功能是把它关联的句法成分所构成的集合映射到一个多元素的集合上,这里可关联的成分十分多样,包括个体、时间、动词、事件、命题等。在语义层面,“都”关联表复数量的句法成分,将其映射到全称量集合上,“都”的全称解读因此而来;在语用层面,“都”关联表单数义或类指义的句法成分,将其映射到说话人主观性多元素集合上,“都”的主观极量解读因此而来。两种解读的产生并非是“A转向B”的关系,而是语义和语用两个层面不同的表义方式。

本文链接:http://rhone-credit.com/yuyongxue/125.html